1. <output id="cqvpe"><button id="cqvpe"></button></output>
      <mark id="cqvpe"></mark>
      <tt id="cqvpe"><pre id="cqvpe"><td id="cqvpe"></td></pre></tt>
    2. <tt id="cqvpe"><pre id="cqvpe"></pre></tt>
      1. <label id="cqvpe"><pre id="cqvpe"></pre></label>

      2. <var id="cqvpe"></var>
        <code id="cqvpe"><u id="cqvpe"><source id="cqvpe"></source></u></code>

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cqvpe"><ruby id="cqvpe"></ruby></label>
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cqvpe"></small>
              <mark id="cqvpe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cqvpe"><legend id="cqvpe"></legend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cqvpe"></tt>
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cqvpe"><u id="cqvpe"></u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cqvpe"><ol id="cqvpe"></ol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cqvpe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cqvpe"><strong id="cqvpe"></strong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cqvpe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cqvpe"><legend id="cqvpe"></legend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tt id="cqvpe"><pre id="cqvpe"><dd id="cqvpe"></dd></pre></t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cqvpe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cqvpe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cqvpe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cqvpe"><button id="cqvpe"><td id="cqvpe"></td></button></t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label id="cqvpe"><button id="cqvpe"></button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cqvpe"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刺客巴拉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刺客巴拉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刺客巴拉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都皇城,梁王别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先生,这边请!” 护卫把巴拉吉请进了别馆里,一边引着路,一边不停地弯腰施礼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的手上端着一个红木盒子,盒子同样用红绸?#21355;?#22320;覆盖着,打量着这座别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别馆是当年刘汾还是世子时所建,后来新皇登基,封到了江南,这座世子府便成了他的别馆。梁王是个特别爱讲排场的人,即便是世子府,依然像他在江南的府邸一般奢华,连巴拉吉见了,都不禁觉得咂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先生,王爷就在大殿里等着,快请进!” 护卫到了大殿门口,却不愿再进到里头去了,躬身站在门口,侧过了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?#32431;?#25252;卫,抬脚跨过了门槛,走进阴森森的大殿里头。蓦的,巴拉吉发现自己?#34892;?#20687;风萧萧易水寒的刺客,已经做好了一去不复返的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冰秀……我来了……即使是刀山火海,我也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低着头走近大殿,倒也?#30343;?#20182;害怕梁王,?#30343;?#39318;次见驾,昂首阔步,难免引来对方的不满,又有失礼仪。因此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,走到大殿中央,下拜道:“ 草民燕支山商人巴拉吉拜见梁王殿下,殿下千岁!” “ 巴拉吉?” 一个声音从巴拉吉的头顶传了过来,“ 听?#30340;?#22352;拥陇上资产,富甲一方,足以和江南林家媲美?” “ 殿下谬赞!” 巴拉吉急忙应道,“ 四海之内,莫非王土。普天之下,都是殿下的资产!” “ 放肆!” 梁王忽然大怒,“ 如此大逆不道之话,小心本王枭了你的首级!” “ 不敢!” 巴拉吉说话并?#24378;?#26080;遮拦,他之所以这么说,无非是要把话说到梁王的心坎里去,“ ?#30343;?#27583;?#20081;?#25104;大事,若?#34892;?#20154;相助,定然锦上添花!” 梁王没有应声,似乎一直在打量着这个胡商。他志在天下,没有金山银山,掌中?#24615;?#22810;的人马,也是枉然。更何况,他现在最大的敌手,是那个朝堂之上的摄政王。以弱搏强,没了银子,自然也是不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若蒙殿下青睐,小人?#30422;?#20854;家产相助!” 巴拉吉没有把话挑明了,说出来的话都是若即若离,既没有提天下的事,也没提起兵的事,?#30343;?#27611;遂自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梁王来说,巴拉吉的家产,实在是最大的诱惑。他没有办法拒绝,也不能拒绝。沉吟了良久,才道:“ 本王又如何能相信先生,先生是本王的人呢?” 巴拉吉道:“ 小人远道而来,投奔殿下,金银细软,自然入不?#35828;?#19979;的法?#37048;?#29305;进献东瀛宝物一件,还请殿下笑纳!” 说着,将双手一抬,把掌心里的红木盒子抬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?#19968;?#21355;急忙上前,从巴拉吉的手里接过那红木盒子,转呈到梁王的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见梁王将盒子接了,打开一看,里?#32933;?#22909;?#35206;?#32418;绸团团包裹起来的物什,却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,好奇地道:“ 先生口中所?#36828;?#28699;宝物,却不知为何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巴拉吉道:“ 此物妙不可言,殿下一看便知!” 梁王这才拆开了层层红绸,忽见一条巨大的角先生摆在自己的眼前,乌黑粗壮,有如真人一般。他?#21335;?#22909;奇,拿起来把玩。不料,他手上一动,按在角先生里头的震铃也跟着动了起来,叮叮作响,整根角先生也随之震颤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的指尖忽然一阵酸麻,急忙将角先生一丢,骇?#30343;?#3339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对于自动的东西,总是有一种本能的?#24535;濉?#26753;王也不例外,只道这看似平常的房事用具,是一件活物。过了许久,他好似悟出了其中道理,又大笑起来,重?#20262;?#25569;在手,任由那器具在手里震个不停:“ 果?#30343;?#20214;宝物!本王?#22312;?#27743;南?#30343;?#21364;从未见过如此神奇之物,真是不可多得啊!” 巴拉吉?#27809;?#36947;:“ 此物若能搏殿下一笑,也是值了!” “ 好!” 梁王将角先生握得更紧,反反复复地查看了几遍,越看越是欢喜,便朝左右丢了个眼色,道,“ 快去将秀秀姑娘请来!” 左右得令,快步出了大殿。不一会儿,?#22270;?#20960;个人簇拥着一位姑娘进殿,上了梁王的宝座,与刘汾并排坐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拉吉,此物甚得本王欢?#27169;?#22909;!哈哈!” 梁王依?#27426;?#24052;拉吉赞不绝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……” 坐在梁王身边的那位姑娘,一听到这个名字,忽然大惊失色,差点脱口叫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韩冰秀,你认得他?” 梁王很快就捕捉到了身边姑娘的失态,转过头来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不……我不认得……” 韩冰秀也不知道此次巴拉吉进见梁王的目的何在,慌乱之?#26657;?#21482;晓得不能让殿下识破了他们二人的关系,急忙矢口否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冰秀?巴拉吉一听到这个朝思?#21512;?#30340;名字,急忙抬起头来,朝着坐在梁王宝座旁边的那个女人望去。呀!果真是他一见钟情,惊为天人的那个梦中女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来,百花楼的沈掌柜果然没有骗他,韩冰秀?#32933;?#36827;了梁王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急忙朝着韩冰秀挤了挤眼,轻轻地一摇头,示意她不要声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冰秀见了,急忙又对梁王道:“ 殿下,这矮胖子一看就是胡人。小女久在江南,又岂会认得万里之外的胡人?” “ 也是……” 梁王点点头,再看巴拉吉其貌不扬,与不染尘世的韩冰秀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,也?#27426;?#24819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在梁王转过头来之前,又将头垂了下去。既然已经知道韩冰秀身陷王府,接下来?#38376;?#31639;着如何将她拯救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韩冰秀,来,你?#32431;?#36825;个宝物如何?” 梁王将角先生那到韩冰秀的?#23218;埃?#31505;着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冰秀一见那乌黑粗壮的假阳具,脸已开始发热起来。?#30343;?#26753;王既然命令她看,她又不得不看,生怕惹恼?#35828;?#19979;,只得伸手接了过来。她一拿到?#31181;校?#37027;物什儿忽然一震,震得她心房儿也跟着颤,急忙撒手一丢,道:“ 呀!这,这是什么?” 角先生骨碌碌地滚到巴拉吉的?#23218;啊?#20182;默默地将角先生拾起,又跪行?#35762;剑?#36208;到梁王?#23218;埃?#21452;手一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又接过来,还是塞到了韩冰秀的手里,道:“ 这可是巴先生的一番美意,你可不能?#20960;?#20102;啊!” “ 啊!你……” 韩冰秀想不到巴拉吉居然会给梁王进献这种东西,恨不得当场将她骂一个狗血喷头。她只好又将角先生接了过来,颤巍巍地拿在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哈哈哈!” 梁王大笑,“ 若是本王将这玩意塞到你的下面去,你会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“ 殿下,千万不要!” 韩冰秀急忙挪动着屁股,离得梁王远了一步,害怕得望着他。这角先生光是拿在手里,就已经让她指尖麻木,却不知塞进她的下身里去,让她如何得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又在她的?#20013;?#37324;夺过角先生,忽然掀起了韩冰秀的裙子,朝着她的?#19978;?#19968;捅。这一捅,他完全是闭着眼睛瞎捅的,也没打算着捅到韩冰秀的要害处。震颤的龟头顶到了韩冰秀的大腿根部,虽然隔着一层纱布,却仍让韩冰秀感到惊诧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在大腿内侧的肌肤更加柔嫩敏?#26657;?#37027;角先生一颤,就像拨动了韩冰秀身上的弦儿一样,让她感觉自己的阴唇和阴蒂都跟着一起颤动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殿下,不要!” 韩冰秀惊叫着又要往后退。不料梁王却粗暴地一步跨上前来,搂紧了她的腰,转动着手腕,将那龟头在韩冰秀的大腿上四处游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殿下,这……” 巴拉吉一见自?#30418;?#29233;的女人竟让梁王如此蹂躏,心中不由地悲痛万分,无名怒火陡?#27426;?#36215;。但在来这里之前,他已经?#21448;性?#21830;会的老会长口里得志,梁王武艺高强,深藏不?#21486;?#19981;好?#24895;丁?#22240;此只好暂且耐下了心火,出声阻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休要多嘴!” 还不等梁王发话,左?#19968;?#21355;忽然拦在了巴拉吉?#23218;埃?#21385;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既然……既然殿下有要紧事办,草民这就告退!” 巴拉吉见没有动手营救的机会,只好暂且先退下。反正有了这次契机,就不怕日后没有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慢着!” 梁王忽然道,“ 本王要当?#25293;?#30340;面,试试这件宝物。若是宝物灵验,今后你便是本王的心腹之人!” “ 是……” 巴拉吉闭上眼睛,?#32431;?#22320;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有什么,比心爱之人在眼前受辱,自己却无能为力让他更觉悲伤?#32431;?#21602;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搂紧了韩冰秀,终于摸索到了要害,朝着韩冰秀的会阴之处,狠狠地又将角先生顶了?#20808;ァ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啊呜!” 韩冰秀几乎是一声惨?#26657;?#24613;忙拿手捂住?#19997;凇?#22905;的眼睛却始终盯在巴拉吉的身上,似?#24615;?#24680;,又似求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这滋?#23545;?#20040;样?” 梁王嬉笑着道,“ 是?#30343;?#27604;本王的肉棒更来劲?” 他一边说着,一边手上更加大了力道,掌根托在角先生的根部,用力地朝着韩冰秀的身体里头压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角先生带着韩冰秀身下的纱裙一起被压进了小穴里头。在外头裹了一层纱布,角先生似乎比看起来还要更加粗大,顿时将韩冰秀的小穴搅得膨胀起来,几欲爆裂。她?#33216;?#20102;一口气,双手紧紧地抓在了梁王的衣袖上,目光也从巴拉吉的身上收了回来,不住摇头道:“ 不要!殿下,求你放手啊!” “ 嘿嘿嘿!” 梁王却笑道,“ 难道你连一根假的都受不了吗?” “ 巴拉吉,你抬起头?#32431;纯矗?#26412;王这个女人怎么样啊?哈哈哈!” 梁王一边凌辱着韩冰秀,一边大笑着对巴拉吉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殿下……殿下的女人,自是天姿国色,无?#19997;杉啊?巴拉吉只好奉承着说道,拳头却已在身后捏得咯咯直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哈哈!” 梁王得意地笑着。韩冰秀天姿国色,自?#30343;?#35841;也不会有意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从有了这个女人之后,他早已看其他人都失了颜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爽不爽啊?啊哈哈!” 梁王在宝座?#21916;?#30528;屁股,又朝着韩冰秀逼近了一步,手上更加用力,将那角先生朝着更深处压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不可!不可!唔唔,殿下,饶了我吧!” 韩冰秀的身子早已颤动得有如风中的枯?#21486;皇?#24403;着巴拉吉的面,却不好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隐隐的,在韩冰秀的心里,早已将巴拉吉当成了自己的?#38750;?#32773;之一。在?#38750;?#32773;?#23218;埃?#38706;出羞态,却是连韩冰秀自己都感到不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快!快求本王操你!” 梁王喘着粗气道,“ 这里也?#30343;?#20040;外人,巴先生从今往后,是本王的门客了。让他看到,也?#30343;?#20040;!” “ 殿下,求求你,不要让我这样……唔唔!” 韩冰秀虽然心里极其抵触,奈何抵不住心理的一阵骚动,心儿早已砰砰直跳起来。十多年的清苦夫妻生活,让她对?#20449;?#24615;事渴望?#33391;?#22914;今一朝没发泄出来,哪里还有把控的余地?双臂紧搂在梁王的脖子上,身子颤动得比身下的角先生还要厉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的脸垂得更低了。在他的心里,韩冰秀如同天上的女神,?#30343;?#20154;间烟火,竟是一副如此不堪的境地,难道……我千辛万苦,不远天涯迢迢,寻找的竟是这样一个下贱的女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的脸上也红了起来,像?#31895;?#32925;一样,不由地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先生?巴先生?” 梁王似乎根本没有把巴拉吉放在眼里,一边继续凌辱着韩冰秀,头也不回,一边不停地叫道,“ 你觉得,像这样的绝色女子,是?#30343;?#24212;该狠狠地操烂她的小穴,才算过瘾?” “ 殿下说得极是……” 巴拉吉只好答应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唔唔……殿下,” 韩冰秀的身子在梁王的怀里又开始扭动起来,嘴里却呻吟地叫着,“ 这宝物……好厉害……唔唔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殿下不要……不要这样……秀秀,秀秀一定好好伺候王爷……求王爷不要对我用这个宝物……” “ 现在本王身边只有你这个女人,?#27426;?#20320;用,难道还要对其他人用吗?” 梁王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不……” 韩冰秀虽?#27426;?#26753;王厌恶?#33391;?#21487;是却不敢表露出来,只能轻声地应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若是受不住了,便求本王操你……” 梁王的呼吸愈发急促起来,将自己的胸脯?#21355;?#22320;贴在韩冰秀的身上说,“ 来,不要害羞,让巴先生也听听,你究竟是一个怎样淫荡的人!” “ 殿下,不要……巴先生……你,你不能看……” 韩冰秀的脸又转向了巴拉吉,此时她已让角先生折磨得满脸绯红,却只能对巴拉吉?#22919;巍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韩冰秀和巴拉吉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,虽然韩冰秀也没给过巴拉吉什么?#20449;担?#21487;是在她的心?#26657;?#24052;拉吉却在无形之间,已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为什么要进梁王府……难道,难道他是为了来救我吗……韩冰秀心里念叨着,可是很快又把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否定了。自己何德何能,竟能让巴拉吉这样的人物不远万里来?#24050;?#22905;的下落。没错……他一定是来投靠梁王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……从今往后,自己与他,将是兵戎相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快说!” 梁王依然不停地催促,“ 你不说,本王今天晚上便不让你高潮……嘻嘻!” 梁王就像一个孩子似的,原?#24039;?#33394;俱厉地说着话,可是说着说着,竟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殿下……殿下,求你……求你操我……唔唔……” 韩冰秀终于忍受不住屈辱和威胁,在梁王的淫威之下彻底妥协。这几日来,她已经在梁王的蹂躏之下,变得越来越脆弱,几乎已经成为了对方泄欲的性奴。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已经羞耻地哭泣起来,甚至不敢再朝着巴拉吉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好!” 梁王哈哈大笑,“ 小贱人,既然你把这不要脸的话说出口了,那本王只好遂了你的意!” 说罢,也将自己的下裳一撩,将裤裆往下一褪,把自己的阳具露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先生,你看本王这?#19968;?#22914;何?” 梁王炫耀般地指着自己的肉棒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殿下的物器,自?#30343;?#34382;虎生威,有如殿下一般,四海称雄!” 巴拉吉连眼都不抬,梁王的肉棒,比起他的来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?#19978;?#22312;他还是不得不假意奉承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哈哈哈!巴先生好眼力!” 梁王自信地笑着,已将韩冰秀的纱裙完全褪了下来,露出她一段雪白的大腿,抱紧了她的双脚,朝上一扳,将她的小穴裸露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秀秀……” 巴拉吉又惊又悲,虽然眼前的春色对他来说,有着无尽的诱惑,可是心爱的女人?#31449;坎皇?#22312;自己的胯下,让他不禁伤感悲痛,怎么也不愿抬头去看上一?#37048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先生,难道你觉得本王的女人不美么?” 梁王见巴拉吉低头,又逼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殿下的女人,自然天下无双,” 巴拉吉紧忙道,“ ?#30343;恰皇?#38750;礼勿视,还请殿下见谅!” “ 哈哈哈哈!” 梁王大笑,“ 想不到巴先生竟是一个如此本?#31181;?#20154;!好!本王就喜欢本分的人!” 梁王的嘴里说着本分,可身子早已不本分起来,猛然朝着韩冰秀的小穴里将肉棒捅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啊!” 韩冰秀的身子忽然一紧,双手?#21355;?#22320;抓住了梁王的肩膀,叫喊出来的声音,听似?#32431;啵?#23454;则享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听到韩冰秀这样的叫声,更是心如刀割,恨不得立时上前去宰了梁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78;?#22312;,着实还不到时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救韩冰秀,切不可莽撞,甚至万一的差错,他都不?#24066;?#22312;自己的身上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然,前功尽弃不说,韩冰秀也将受到牵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的下巴几乎抵到了自己的胸口,再不愿抬眼去看宝座上交欢的那对?#20449;?#22312;他的耳边,两人身体的相撞声不绝,毫无?#24605;傘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一边辱骂着韩冰秀,一边奋力地抽插,好像对待一名妓女一般。每一句,落到巴拉吉的耳里,都像在他的心上刀割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殿下……啊啊!不可以……不可以射!” 韩冰秀蜷曲在宝座的身子,扭动得就像一条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本王今天可要好好地射到你身体里!” 梁王咧着嘴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紧闭的双目,忽然睁?#19997;?#26469;,目光中寒芒四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不发,更待何时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趁着梁王射精的刹那,防备全失,正是行刺的最佳时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肥胖的身躯,忽然像气球一样飘了起来。没有?#19997;?#24471;清他到底是怎么发力的,?#35762;?#36824;是双膝着地,此时整个身子已像陀螺一般,在空中拼命地打起转来,扑向梁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奸王,纳命来!” 巴拉吉一声大喝,早已跃到了梁王跟前。那些护卫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,眼前一花,等到再定睛细看之时,巴拉吉早已到了他?#24039;?#21518;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吓!” 梁王早已将巴拉吉看在眼里,可此时他正是精门大开,无暇应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看着一对肉掌朝着他的心口拍打过来,急忙将手一撩,?#26377;?#23376;里飞出三支袖箭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目光一凛,又是一声大喝,手上的掌法,几乎没有停顿。那一声喝,竟把射向他的那三支袖箭,?#31350;?#38663;落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一咬牙,凝神?#26009;ⅲ?#35201;把即将破体而出的精液憋回去。可此时,他已如弦上的箭,进退不得,即便使了十成内力,依然如臂挽狂澜一般,有劲无处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大叫一声,一股精液早已喷射出来,身体顿时感到一阵轻松,紧跟着扬起手臂?#35825;啤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纵?#34892;模?#21364;无力。精液一出,身子和阳具一道疲软下来,手上的劲道也减了几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轰的一声,双掌相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感觉自己似让什么重物?#19981;?#20102;一下,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朝后飞撞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连人带着宝座,顿时哗啦啦地朝后掀翻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拉吉眼疾手快,在宝座还没倒地之前,早已一把抓紧了韩冰秀,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拉吉……” 韩冰秀虽然吃惊,却见他舍命来救自己,心里已是一阵感激,泪水差点流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胡狗,你找死!” 梁王拖着长长的肉棒从地上站了起来,要和巴拉吉拼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他的肉棒上,初潮未尽,刚一起身,龟头上又接连喷了几下精液。那样子无?#28982;?#31293;可笑,若是宣扬出去,他堂堂的皇亲贵?#26657;趁?#24050;是无处存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秀秀,让我杀了他!” 巴拉吉来不?#26114;?#38889;冰秀亲?#29301;?#19968;个箭步,跨过翻到在地的宝座,又是一掌,朝着梁王打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王此时更?#29992;?#20081;,下身射个不停,身上哪有什么力气?再?#30001;先?#27492;丢人现眼,又气又恼,一掌被巴拉吉拍在了胸口上,整个人顿时像飞石一般?#24908;?#20102;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不好,有刺客!” 别馆里顿时大乱,许多护卫端着长枪,朝着巴拉吉和韩冰秀围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巴先生,” 韩冰秀拉住要取梁王狗命的巴拉吉,道,“ ?#35828;?#19981;宜久留,当速速离去为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?#34180;?#39764;功:混元极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和秦?#25509;?#22312;桌子底下紧紧地抱在一起,互相摩擦着对方的身体。?#30343;?#22905;们的身子一动,腹内的缅铃便叮叮响了起来,虽然隔着一层肚皮,却依然清晰可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云大人,你的桌子底下……” ?#26286;?#23490;似乎听到了一些响动,低头朝着桌下看去。可是桌沿四周,挂着厚厚的毯子,根本瞧不见桌底下的动静。他?#21335;?#22909;奇,正要伸手去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?#26286;?#19998;相,” 云彦急忙制止道,“ 下官在屋檐上挂了几个风铃,此时正值春暖花开之际,风儿一过,自然起了响声!想必大人是听岔了吧,这桌子底下,哪有什么动静啊?” ?#26286;?#23490;点点头,面色却将信将疑,既然云彦这么说了,也不好失礼再去掀那桌?#28023;?#21482;好提杯将盏中的美酒一饮而尽,接?#27431;讲?#30340;话题:“ 云大人,这极乐教的事……” ?#26286;?#29238;子和云彦在桌子上谈论着机密大事,刘菲雪和秦?#25509;?#21364;一个字也没能听得进去。此时这二女已是欲火中烧,下身空虚得紧,虽有缅铃的震颤,能稍许安慰了一下她们的身子,可仍是杯水?#25932;健?#19968;听?#26286;?#23490;已在怀疑桌下的动静,两人更是不?#39029;?#22768;,双手放开了对方的身体,捂到了嘴上,?#19978;?#20307;依然在不停地互相摩擦,四条大腿已被磨得通红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桌面上谈论的大事,若是让?#20013;?#22925;听到,恐怕这场阴谋早已大?#23376;?#22825;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云彦又怎会让?#20013;?#22925;在旁倾听?#24656;?#20110;刘菲雪和秦?#25509;輳?#20182;几乎一点儿也不担?#27169;?#36825;两个女人,对他来说,就像掌中的玩物,也不怕她们能将这些秘密泄露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紧张地几乎不敢呼吸,生怕让?#26286;?#23490;父子听到了她的?#30475;?#21448;要朝着桌子底下望来。她仰躺在地上,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已是紧紧地夹在一起,内侧的潮湿,让她也是全然不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?#25509;?#24573;然爬到了她的身上,两个人四目相对。两双眼睛同样迷离,像远山的薄雾,在薄雾的遮掩之下,是几乎要破体而出的欲火。她比刘菲雪的?#32431;?#22909;不了多少,不仅是那一张俏?#24120;?#25972;个人都跟着一块绯红起来,滚烫地紧贴在刘菲雪冰凉的身体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?#25509;?#21160;了动嘴唇,似乎在说,我来帮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点点头。在欲火焚身之际,她已是顾不得羞耻,更顾不上对方是男是女,只要是活人便可。更何况,对方是一个同样和她有着悲惨经历的小姑子,同病相怜,谁也不会嘲笑了谁,让她的心里总算好受了许多,不假思索地便同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?#25509;?#30340;手伸到刘菲雪的大腿中间,几乎没有用力,那一对结实的大腿便自主分?#19997;?#26469;,好像在迎接着秦?#25509;?#30340;进入。秦?#25509;?#20063;不客气,?#31181;?#26089;已朝?#25293;?#24352;饥渴的小嘴里勾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唔!” 纵使刘菲雪拼命地捂着嘴,从喉咙底处,还是滚动起一声呻吟。呻吟声虽然很轻,轻得连她自己都听不见,可心里依然害怕让坐在不远处的?#26286;?#29238;子发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?#26286;?#23490;父子也被云彦送了几杯酒下?#29301;?#35828;话舌头开?#21363;?#20102;起来,对于那些细微的动静,早已充耳不闻。父子二人继续与云彦交谈着朝廷大事?#22270;?#20048;教的事,竟没?#24615;?#21457;现桌子底下的异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?#25509;?#30340;?#31181;?#32420;长,插在刘菲雪的阴道之?#26657;?#19981;停地抠挖着,就像有自主的意识一般,每一次用力,都会拨动了她的?#21335;摇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的双肩朝后用力,顶在地面上,将腰肢高高地朝上挺了起来,似乎在迎合着她。只见她忽然放下了双手,对着秦?#25509;甌然?#20102;一个口?#20572;?#24555;!但是她又怕自己管不住嘴,还没等口?#25413;然?#32467;束,又将掌心按在了自己的嘴唇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?#25509;?#20960;乎没有看到她的暗示,可是她的?#31181;福纯?#21160;得更?#29992;土?#36215;来。不仅是刘菲雪的心里着急,她同样焦急如焚。等着刘菲雪指奸结束,秦?#25509;?#36824;要指望着刘菲雪对她做同样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感觉秦?#25509;?#29992;?#31181;?#32473;她带来的快?#26657;?#24050;经足够令她?#37096;?#20102;,几乎比男人的肉棒还要来得投入刺激。指尖的每一次抠动,都会在她的身体里掀起一阵轩然大波,让她一次次地感受到失控的快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不知为何,刘菲雪最近沉沦在药物和快感的肉欲之?#26657;?#28176;渐地对此充满了依?#25285;?#29978;至沉迷上了失控和崩溃的滋味。她太渴望有人来蹂躏她,强暴她了,无论?#20449;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个女人虽然没有对话,只能互相打着手?#24179;?#27969;,可是女人和女人之间,身体的感觉却是互通的。秦?#25509;?#24050;感受到她的嫂子在身下颤动得越来越激烈,手上的动作更是不自禁地加快起来。只一会儿的工夫,她的掌心早已粘满了厚厚的淫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?#25509;?#20302;头,望着刘菲雪?#24050;?#33324;的红唇,忽然忍不住地一口轻吻下去。不料刘菲雪竟没有拒绝,也伸出了舌头迎奉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唔唔……” 爱欲像奔流的山洪一般,在刘菲雪的身子里爆发。这一记轻?#29301;?#26080;疑是火上?#25509;停?#35753;她忍无可忍。忽然,她的双臂一张,紧紧地握住了两边的桌腿。要?#30343;譴丝?#22905;的嘴正被秦?#25509;?#30340;双唇?#20262;牛?#24656;?#20081;?#26159;叫喊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桌子随着刘菲雪的身子一起颤?#21486;?#38663;得摆在桌上的?#26222;?#20063;不停晃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云大人,这……” ?#26286;?#23490;又陡然起了疑?#27169;?#26009;定这动?#33046;?#26159;桌下传来,低下头又要去掀开那桌毯?#32431;?#20010;明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丞相大人!” 云彦急忙制止,赔笑着道,“ 都怪在下!在下近日在府里养了两条母狗,此时这?#27426;?#35268;矩的母狗,恐?#20262;?#21040;了桌子底下捣乱。待大人一走,在下定然好生教?#25285; ?“ 云大人好兴致啊!哈哈!” ?#26286;?#23490;又坐?#20384;矗?#36947;,“ 时候已是不早了,本相也不打搅大人了!这便告?#29301;?#25913;日再细商大事!” “ 恭送丞相大人!” 云彦站了起来,将?#26286;?#23490;父子朝着大门外送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啊!” 听到?#26286;?#23490;父子的脚步声走远,刘菲雪这才敢放声大叫出来,身子在桌下颤动得愈发激烈,好像从未有过这般兴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嫂子,快,快给我……” 秦?#25509;?#35265;刘菲雪已是来了高潮,急忙招呼着她替自己安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脸上更红,可念及?#35762;?#31206;?#25509;?#30340;恩惠,此时也顾不上那许多羞了,也替着刘菲雪手淫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秦?#25509;?#24448;欲望的泥沼里越陷越深的时候,忽然眼前灯光大亮,原来二人头顶上的桌子,竟让云彦给掀翻了。他已将?#26286;?#19998;相送走,此时又折返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哈哈!我果真没有说错,你们这条母狗,竟然在桌子底下互相手淫!” 云彦笑着道,伸手想是要来捉她们二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不要!” 刘菲雪和秦?#25509;?#21516;?#26412;?#21483;一声,手脚并用地朝着一边爬?#19997;?#2143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们以为……能够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?” 云彦抓了一个空,又将手缩了回来,举到眼前,细细地看?#25293;?#19968;双像女人般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公主,秦小姐,今夜你们二人谁来屋里伺寝?” 云彦说着,朝着这两个可怜的女人又逼近了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二女惊慌之际,忽然屋后传来的一阵打斗声。云彦顿时一?#21486;?#33258;言自语道:“ 是哪个不要命的,居然敢?#21246;彻?#20027;府?” 说罢,已出门朝着屋后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嫂子,你不要管我,快去?#32431;矗 ?秦?#25509;?#36947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点点头,急忙拾起衣裳,朝着身上一披,跟在云彦后面就出了门。?#26247;股?#22812;入府的人身份不明,两人若是继续沉迷在肉欲当?#26657;?#35753;人闯进来识破,也是不妥。因此秦?#25509;?#21676;了咬牙,送走了刘菲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跟在云彦背后,走到后花园。却见府里的高手,已经倾巢而出,到处都是明?#20301;?#30340;火把。这些高手是云彦从各大?#25490;烧心?#36807;来的,每个人都是武?#31181;?#19968;等一的好手。被他们围困起来,那人纵使?#24615;?#39640;的武艺,也是插翅难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,刘菲雪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那个被困在中间的人,白衣飘飘,如出尘的仙人,掌中的钢刀明亮,比别人?#31181;?#30340;火把还要亮。那……那?#30343;?#31206;慕影吗?她朝思?#21512;?#30340;秦慕影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影郎……你是来救我脱离苦海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0343;?#21016;菲雪刚刚?#20122;?#24917;影的人认出来,很快就发现那些高?#32622;?#30340;十面埋伏阵已经成?#24013;?#36825;些高手人多势众,只凭秦慕影一人,根本无法阻止他们组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流的武艺,再配上一流的阵法。这样的杀阵,恐怕对方的身体是铁打铜铸,?#19981;?#34987;万刃砍成肉泥。刘菲雪曾经听先皇说起过这种阵法,几乎无?#19997;?#3077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慕影!” 刘菲雪忽然尖叫起来,吓得绯红的脸色一下子又变?#22253;住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慕影早已意识到对方要组十面埋伏阵,在阵法还没成型之前,一掌将?#20013;?#22925;推到了阵外。?#30343;塹人?#25910;掌回来之时,四面已被几十个人围住。几十个人,几十种兵器,几十种武艺,都是在同一时间,朝着他的头顶劈砍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慕影感受到背心里的寒意,是死神迫近的阴森。似乎地底的阎王,在这阵法成型之时,早已从千百层的泥土中爬了?#20384;矗?#20934;备收割人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慕影大喊一声,将刀一横,朝着头顶上一架。当当当!顿时七八件兵器同时落在他的刀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0343;牵?#36825;?#23545;?#19981;够,他的四面八方,剩下的十余件兵器,还是一刻不停的朝着他的身上砍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,一道?#23376;埃?#20174;秦慕影的身子里抽了出来,所有人的眼前一花,?#23376;?#39039;时化作三人。每个影子的手上,都握着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人三影,四把刀同时架了起来,将秦慕影前后左?#19968;?#24471;严实。哗啦啦一声响,?#35762;拍?#20960;十名高手还是万刃齐下,此?#26412;?#21516;时被秦慕影生生地架住了兵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心之所指,剑之所向!” 忽然,一声娇喝,像风中的银铃,在这杀气腾腾的后院里,有如一股清流,流进每个人的心坎之?#23567;?#21482;不过,伴随着清流而来的,是阵阵寒意,?#30830;讲?#31206;慕影感受到的寒意更刺骨,就像一下子进入了数?#24597;?#2090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铺天盖地的幻剑忽然像冰雹一样朝?#25293;?#25968;十名高手射去,那些人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顿时身子一凉,手脚顿时失去了知觉。诧异地低头一望,自己的身上,早已平白多出了许多血窟窿来。他们同时摇晃了一阵,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林家心剑?!” 云彦忽然变了脸色,便得比身边的刘菲雪还要?#22253;住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013;?#22925;虽然紧闭着眼,却像早已意识到云彦了一般,忽然将头一扭,紧阖的双目朝他望了过来。刚刚射杀了几十名高手的幻剑,又顿时调转了剑头,朝着他一起扑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不好!” 云彦大叫一声,忽然?#31350;?#19968;掌挥了出去。他的掌上带风,凌厉的掌风比起心剑来,丝毫不逊色,竟把那漫天的心剑,都震得消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013;?#22925;和云彦同时退了?#35762;健?#20113;彦的脸色变得更差,?#20013;?#22925;却忍不住胸口一热,一?#19978;?#34880;从口里吐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虽然心剑初成,可内力不济,连续两次祭出心剑杀?#26657;?#24050;让她的身体透支了极限,顿时血气上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彦看在眼里,后脚朝着地上一踮,身子已是腾空而来,手里不知何时,已多了一柄双齿剑。只见他剑光一闪,直指?#20013;?#22925;的胸口而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小?#27169; ?秦慕影本想?#27809;?#26397;着刘菲雪迎?#20808;ィ?#21487;是一见?#20013;?#22925;?#34892;?#21629;之?#29301;?#24613;忙转头又去迎战云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彦的剑锋正要刺进?#20013;?#22925;的胸口,忽然身边一凉,转头看去,白色的人影,如一道匹练,挟着千军万马?#26222;?#20043;?#30130;?#26397;着他奔腾而来。那气?#30130;?#35828;成是泰山压顶,也不为过。他急忙将剑一收,立在胸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!影刀的刀剑点在他的剑刃之上,那千军?#26222;?#30340;刀法,竟硬生生地被逼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慕影目光一凛,?#31181;?#30340;钢刀忽然翻过半个面,薄得像纸片一般的刀锋,竟从云彦的双齿中间穿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彦急忙后退一步,手腕一扭。?#38738;輳?#21345;住了他的刀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影刀秦家,心剑林家!我认识你,你是秦慕影,” 云彦虽然在性命攸关之际,但说话依然如吟唱一般淡然,他转过头又问?#20013;?#22925;,“ 你是林家的什么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早在交战之前,?#20013;?#22925;已用白纱蒙了?#24120;?#27492;时云彦竟没有认出她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是取你狗命的人!” 还不等?#20013;?#22925;开口,秦慕影忽然大喝一声,刚刚收敛起来的?#23376;埃?#21448;从身子里分离出来,影子?#31181;?#30340;刀?#26657;?#23601;像瀑布一般,倾泻而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瀑布?刀影?云彦看在眼里,微微一笑,忽然持剑的右手朝旁一甩,卡着秦慕影刀锋的剑硬生生地将秦慕影掌心的刀也跟着甩了出去。左手早已?#20284;?#20869;力,猛然一掌像秦慕影拍了过去。这一掌,挟带的掌风,比刚才更加凌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从在朔方见识了秦家的影刀,他每天在瀑布下来回穿梭,如今终于派上了用场。竟在比瀑布的水?#20301;?#35201;密集的刀影?#26657;?#23547;到了?#26222;饋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吓!混元极乐掌!” 秦慕影和?#20013;?#22925;同?#26412;小?#21487;是她们的叫声未落,已听到轰的一声,云彦的掌已结结实实地拍在了秦慕影的胸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慕影的身子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,一头朝着身后栽了过去。又是轰的巨响,撞到了身后的假山上,整座假山被撞得稀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影哥哥!” ?#20013;?#22925;已顾不得和云彦交?#21073;?#22868;过去扶起秦慕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菲雪见秦慕影被云彦击?#26657;?#24515;中也是一痛,正要拔脚?#20808;ィ?#21364;被?#20013;?#22925;抢先了一步,只好又呆立在原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影哥哥?刘菲雪不由地醋意大发。影郎,想不到,你这?#32431;?#23601;寻到了新欢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不要管我!先走!” 秦?#25509;巴?#24320;?#20013;?#22925;道,“ 我自由办法脱身!” “ 今天你们,谁也别想走得了!” 云彦剑势一振,紧追在?#20013;?#22925;的身后,一剑递了?#20808;ァ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千军?#26222;螅 ?秦慕影还来不及从地上站起,顾不得胸口的剧痛,大喝一声,匹练般的影刀破体而出,竟拦在了云彦的?#23218;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几乎是一次自杀般的冲击。秦慕影倾尽全力,奋起一击,不求保命,只求护得?#20013;?#22925;周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彦一回头,千军万马已杀到?#23218;埃?#24613;忙挥剑反击。剑光如琉璃,剑势如流水,自上而下,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顺其自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善若水,绝妙的剑?#26657;?#33258;然也如水,无孔不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不过,再好的剑?#26657;?#27809;有刺到人身上,都是竹篮打水。云彦的剑招自?#25293;?#22815;刺杀秦慕影,可是他一剑下去,刺中的?#30343;?#19968;道残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,秦慕影这一?#26657;皇强?#26377;其表,不过是为了掩护?#20013;?#2292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彦大怒,带影刀消散,再去看秦慕影时,刚才像死人一样倒在假山碎石中的秦慕影,早已不知去向。再回过头来寻找?#20013;?#22925;,也是无?#29992;?#36857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搜!把整个公主府掘地三尺,也要把他们两个人搜出来!” 云彦怒吼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护卫们?#29992;?#35265;过云大人像今天这样发怒过,急忙分散开去寻?#2567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剑……影刀……刀剑若是联手,着实令他头?#37048;7讲?#22909;在是?#20013;?#22925;内力不济,若是在驾驭一次心剑,恐怕他想要取胜,也?#30343;?#37027;么容易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013;?#22925;从云彦的手里逃脱出来,一刻也不?#19968;?#22836;地朝着僻静处逃去。只有在?#21335;?#26080;人的所在,她才可以变换身份。她并没有离开公主府的打算,进入府里消息还没有刺探到,怎么能轻易离开,就算是刀山火海,她还是要再往里闯上一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何况,秦慕影生?#29282;?#21340;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是想不到,云彦的武?#31449;?#22914;此高强,大出?#20013;?#22925;的意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她在那里,别让她跑了!” 云彦没有追来,追?#20185;侠?#30340;却是公主府的护卫和高?#32622;恰?#19981;仅身后有人追赶,连?#23218;?#20063;有人拦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013;?#22925;摆开宝剑,边战边退,虽然此时的内力已不足以伤人,但自保还是绰绰有余。只?#19978;В?#20844;主府里也不知藏了几百?#30422;?#39640;手,人数越来越多,眼看着又要被围在中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?#34892;慕#?#22914;何能破得了十面埋伏的杀阵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013;?#22925;一咬牙,纵身从护卫们的缺口里杀了出去,身轻如燕,在地上一点,已跃上了墙头。只有自?#21512;?#20986;府,?#25293;?#20998;散敌人的注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013;?#22925;翻过了?#21073;?#33853;在公主府后的一条巷子里。巷子狭窄,仅能容一人通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抬头望去,不知何时,两边尽头,火把已将夜空照得如白日般透彻。想必是公主府里的一阵搏杀,惊动了城里的戍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不好!” ?#20013;?#22925;心里暗?#21040;?#33510;,“ 今夜看来免不了一场血战了!” 正想着,忽然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拉了一把,身子不由自主地被拉到了路边的一个屋檐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不要命了么?居然敢和云彦?#30343;鄭俊?拉的她的人,却是当初在公主府里见到与云彦密谋商议的神秘女子。她依?#30343;?#19968;袭黑衣,青纱蒙面,露出一双像秋水般的眸子,比夜空里的星辰还要明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?!” ?#20013;?#22925;一直猜不透这个神秘女子的身份,只听云彦称呼她作烈姑娘,想必与极乐教的烈家脱不了?#19978;怠?#21487;是烈家与林家世代为仇,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?#20154;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 ?#20013;?#22925;并不信任她,一把将胳膊甩开,虎视眈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我?#30343;?#26469;跟你?#30343;?#30340;,我是来救你的!” 烈姑娘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呸!黄鼠狼给你拜年,不安好?#27169;?#35841;要你救?我只凭自己一人,也能?#35825;?#37324;杀出去!” ?#20013;?#22925;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快,她们在那里!” 戍卫的士兵已经从巷子两边用来,朝着?#20013;?#22925;和烈姑娘的所在包抄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013;?#22925;将?#31181;?#30340;宝剑握得更紧,准?#22919;?#19968;死战。不料烈姑娘却道:“ 你站到我身后去!如今你心剑剑势已尽,不可强行催动内力!” ?#20013;?#22925;将信将疑地瞅了她一眼,只好往烈姑娘的身后一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见烈姑娘忽然朝着像虎狼般扑杀过来的戍卫打出一掌,掌风如刀,气贯长虹,纵使数步之外,那些戍卫也?#36861;?#34987;掌风击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掌法,竟与云彦如出一辙,甚至?#20173;?#24422;还要高出?#35206;?#20869;力,俨然已到了杀人于无形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烈姑娘返身又是一掌,朝着另一边的戍卫打去。两边的敌兵,就像堤坝上退去的潮水一般,哗啦啦地倒了一地,竟是个个重伤,人人叫痛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混元极乐掌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你,你怎么会使这种魔功?” ?#20013;?#22925;等烈姑娘将敌兵击退,转到她?#23218;昂任省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我本来就是极乐教的人,为什么不能会?” 烈姑娘说。虽然她的脸上蒙了面纱,但从她的眼睛里,能看出她微微地笑了起来,笑容里没有敌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句话说完,?#20013;?#22925;忽然觉得眼前一花,烈姑娘早已跃上了屋檐,在月下闪了闪身影,便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601;輟?!---->